案件聚焦:加工活性炭得了职业病 男子遭辞退后起诉求偿

案件聚焦:加工活性炭得了职业病 男子遭辞退后起诉求偿

核 心 提 示

从事活性炭加工的赵先生,因为得了职业病被鉴定为工伤致残。确诊后,其所属公司对其进行了换岗降薪的职务调整,引起了赵先生的不满,最终他被公司辞退。事后,赵先生为了索赔向法院提起诉讼……

纷争源头:男子患职业病遭辞退

2015年3月,外地来沪工作的赵先生将一家公司告上法庭。赵先生称,2007年他进入公司工作后,就从事活性炭生产加工工作。

案件聚焦:加工活性炭得了职业病 男子遭辞退后起诉求偿

网络配图

2013年,赵先生体检时,医院出具了职业病诊断证明书,之后赵先生被认定为工伤,职业病致残程度十级。2015年5月,赵先生被公司辞退。

赵先生起诉要求被告公司支付一年多的停工留薪期工资、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、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等约13.6万元。

面对诉讼,被告公司表示同意支付赵先生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和交通费,但不同意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资和赔偿金。

一审结果:赔偿金部分未获支持

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,赵先生在被告公司处工作到2014年1月,公司支付2014年1月工资后没有再向赵先生支付工资。期间,公司多次与赵先生协商变更工作岗位,但因为调整岗位后降低工资待遇,双方就岗位变更未达成一致意见。2014年1月10日之后,赵先生没有再向公司提供劳动,也没有提交医疗机构开具的休息证明,但赵先生从公司处陆续暂支生活费2万元。2015年5月,被告公司为赵先生办理退工手续,终止双方的劳动关系。

之后,赵先生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,要求公司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、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、停工留薪期工资待遇、交通费等。仲裁委裁决公司应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.6万余元、交通费500元,对赵先生的其他请求事项不予支持。赵先生不服裁决,于是起诉到法院。

法院认为,根据规定,工伤人员在停工留薪期或者劳动能力鉴定结论尚未作出之前,用人单位不得与劳动者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关系。赵先生被认定为职业病后,鉴定委员会于2015年4月作出职业病致残程度十级的鉴定结论,公司于2015年5月5日终止与赵先生的劳动关系。公司在鉴定结论作出后终止劳动关系,不存在违法之处。

根据规定,工伤人员需要暂停工作接受治疗的,在停工留薪期内,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,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。赵先生为公司正常提供劳动至2014年1月,公司已经按约支付相应的劳动报酬,之后,赵先生没有再向公司提供劳动,也没有医疗机构开具的休息证明,因此赵先生再行主张相应的工资待遇,缺乏依据。

根据职业病防治法的规定,用人单位应当及时安排对疑似职业病病人进行诊断,在疑似职业病病人诊断或者医学观察期间,不得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,对于不适宜继续从事原工作的职业病病人,应当调离原岗位,并妥善安置。用人单位不得随意降低职业病劳动者的工资待遇,公司将赵先生调离原工作岗位后安排新岗位,但是调整岗位后降低工资待遇,该做法并不妥当,赵先生因工资待遇降低而拒绝至新岗位工作,理由正当。

据此,法院一审判决被告公司支付赵先生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.6万余,支付停工留薪期间工资2.6万元,交通费500元,驳回原告要求被告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诉讼请求。一审判决后,赵先生不服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(以下简称上海二中院)提出上诉。

二审结果:避免诉累促成和解

上海二中院审理发现,关于赵先生提出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等上诉请求,被告公司虽然是依法终止劳动关系,并不存在违法解除的情形,但他依法可以享有相应的经济补偿金。只是由于赵先生在一审时坚持主张赔偿金,不同意变更诉讼请求,因此一审法院未支持其主张。

法官分析,一审判决本身没有问题,单纯从结案的角度,二审可以维持原判。但法官考虑,如果直接这样判决,赵先生需要另案再提起经济补偿金的仲裁及诉讼,才能获得相应补偿,公司也难免再次面临诉讼。考虑到赵先生为外省市来沪从业人员,为避免对双方产生诉累,合议庭决定由法官助理负责对本案进行庭前调解。

案件聚焦:加工活性炭得了职业病 男子遭辞退后起诉求偿

网络配图

法官助理通过联系公司代理律师,建议其从减少当事人诉累的角度,做公司的调解工作,以调解方式支付赵先生经济补偿金,一次性解决劳动者与公司的全部纠纷。

本案中本来争议双方对立情绪严重,公司对调解的积极性不高。但是,代理律师对法院的调解建议非常重视,认为一次性解决双方纠纷,既省时省力,又符合双方利益。因此,律师主动联系公司,经过专业有效的释法说理工作,公司同意在本案中支付赵先生应得的经济补偿金32000元,并如约将补偿金交给了赵先生,双方就此息诉止争,纠纷彻底解决。

背 景:保障多元化纠纷解决

这起案件是上海二中院推进律师和解机制以来的成功案例之一。

通过柔性的纠纷化解方式,可以避免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严重的对立情绪,理性化解矛盾,同时缩短诉讼流程,省去诉讼的一些形式要求,可以节省当事人很多时长,一旦调解成功,诉讼费也是减半收取的,解决纠纷的成本更低。

数据显示,去年全年上海二中院开展劝解工作6152件,劝解工作开展率达98.95%;共有2457件民商事案件以调解、和解撤诉结案,调撤率为21.62%;共有23件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以调解、和解撤诉结案,调撤率为57.5%,律师和解率高于调解率六个百分点。

来源丨上海二中院 翟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